54笔趣阁小说迷 > 修真小说 > 凌天剑神 > 第1942章 绝望中的转机

第1942章 绝望中的转机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便全力一试吧,”

    凌尘看向了剑炉之主,眼中并未有任何的胆怯,这剑炉之主现在才和他说这些,恐怕是怕他方才会害怕反悔,殊不知,根本没这个必要,凌尘早已抱了和天外邪魔拼命的念头,除魔神兵不出,他们终究不可能战胜天外邪魔,如今为了铸剑而冒点风险,他怎么可能会退缩。

    “好,有胆色。”

    剑炉之主的脸上露出一抹赞许的神色,看来倒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不过当下他也并未再废话,而是继续将全部的心思投入到了铸剑当中,不再有丝毫的分心。

    这般过程,足足是在持续了一刻钟之后,凌尘的脸色,也是变得十分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持续地传输精血,凌尘体内的精血流失相当严重,几乎一半的精血,已经被他传输到了眼前的这道剑胎之中,若非凌尘现在已经凝聚了神宫,即便肉体死亡,他也不会死,这种情况下,凌尘才能如此大胆地将自身的精血输出给剑胎,但是即便如此,这对于凌尘而言,依旧会产生很大的负荷。

    “前辈,可有剑灵的踪迹?”

    凌尘皱起了眉头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剑炉之主摇了摇头,叹了一口气,从上界召唤剑灵,这种事情只是他的猜想,其实能不能实现,他也并不知道,而眼下过去了这么久还依旧毫无动静,只怕是有点危险了。

    听得这话,凌尘的心中也是不由一沉,若是今天失败的话,恐怕一切就全完了。

    如此,又过了数分钟。

    凌尘只感觉体内的精血都要被抽空了,这具身体内的生机都所存不多,若换成是一般人的话,只怕此时已经身陨。

    “难道要失败了吗?”

    凌尘脸上浮现出一抹苦涩之意,即便他心中再想支撑,但是怎奈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剑炉之主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他同样是预感到了失败,有种回天乏术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“算了,小子,或许是天元大陆的气数如此,不是你我能够改变的。”

    剑炉之主向着凌尘摇了摇头,道。

    “不,还不能放弃,”

    就连剑炉之主都打算放弃的情况下,凌尘却依旧还是强撑住似乎欲要崩溃的身体,眼中涌现出了一抹坚定的神色,“若是连我们都放弃了,那么其他人还有什么希望可言?前辈,你是已死之人,而我也已将生死置之度外,你我二人,即便死在这铸剑的过程中,拼死一试,也比现在放弃强。”

    听得凌尘这话,剑炉之主的眼中也是闪现出了一抹光芒,而后看向凌尘的目光也是完全不一样了起来,颔了颔首道:“那‘虚皇’让你前来完成铸剑,的确是选对人了,既然连你都不怕死,本座又有什么可怕的呢?”

    说出这话的同时,剑炉之主的心中也是泛起了一抹嘲弄之意,什么时候,他竟是堕落到要一个年轻人来给他教这种浅显的道理了?

    “接下来,我会将这剑胎的力量催动到极限,如此应该更能够吸引剑灵的注意,”

    剑炉之主的目光闪烁,同时声音也是变得凝重了起来,旋即接着说道:“但是这样一来,它对于你身上精血的渴求,也是会达到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,很可能我只要稍微一这么做,你的这具身体,就会彻底垮掉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放心,我撑得住。”

    凌尘点了点头,虽说他的这具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,但是凌尘素来都相信,意志可以超脱极限,不试的话,永远不知道究竟能不能成功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剑炉之主蓦然双手再度结印,一股极为炙热的波动,也是陡然从其体内弥漫而出,在那瞬间,那一道剑胎之上的光芒也是愈发强烈起来,仿佛顿时威势大增!

    凌尘的身体,不断发出“吱吱”的声响,仿佛不堪重负一样,那是剑胎疯狂在汲取精血,但是凌尘体内的精血,却基本都已经干涸掉了,这才会制造出来如此古怪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成败,在此一举!”

    凌尘眼中陡然闪过一抹凌厉之意,体内的真气加速涌动起来,在他的刻意运转之下,体内所剩下的精血顿时加速涌动起来,血脉中所剩最后的精血,悉数被凌尘给逼了出来,然后以一种惊人之速,向着那铸剑池中央的剑胎暴涌而去!

    这一次,凌尘是下了血本了!

    不成功,便成仁!

    若是失败,他这具身体也就废了,想要恢复了过来,那不知道得是猴年马月的事情,因此凌尘也没想着失败,失败就是死路一条,根本不必深入去想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粗大无比的血色光柱,瞬间冲破天穹,比原先粗大了三倍不止,血色光柱,在上升的过程中不断被削弱,但是最后冲破空间壁障之后,依旧是化为了一道耀眼无比的光束,最后在消失在了那无尽黑暗的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眼看着血色光柱从气势磅礴,到迅速削弱,再到慢慢消失,凌尘望着那视野中已经看不到的血色光束,心中也是蓦然一沉,因为即便是这一道血色光束飞出了天外,消失不见,最后却依旧没有引发任何的动静,如此看来,恐怕多半是石沉大海了。

    在那一道血色光束消失之后,那天元大陆空间屏障上的缺口,也是缓缓缝合了起来,而剑胎外面所笼罩的血红光芒,也是迅速地黯淡消散了开来,显然在失去了凌尘的精血传输之后,剑胎的力量,也是在开始消散。

    剑胎一散,那么铸剑必将失败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凌尘先前的全部努力,就都白费了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凌尘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挫败感,眼下这一幕,简直让人感到绝望。

    “小子,不必自责,”

    剑炉之主向着凌尘摆了摆手,轻叹一声道:“你我都已尽力,奈何时运不济……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从那空间缺口之中,忽然有着一缕银色光束乍现,从缺口之处飚射了进来,然后犹如一颗流星一般,在剑炉之主和凌尘皆是震惊无比的目光中,落在了铸剑池中央的那一道剑胎之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