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4笔趣阁小说迷 > 其他小说 > 八零甜妻萌宝宝 > 第61章 一串大青蟹

第61章 一串大青蟹

    徐秀媛想到她在镇上不是带孩子就是忙工作,平时没什么乐趣,难得喜欢钓鱼,就没拦她,只叮咛她多穿件衣服:

    “海边风大,这两天又降温了,穿暖和点!没带大衣来就穿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穿不少了。”徐随珠低头看了眼。

    别看毛衣外面就一件单薄的牛仔小外套,实则是自动控温的防护服,别说十八九度,零下十八九照样不惧冷。

    十二月初的峡湾渔村,白天最高气温还有二十度,但临近傍晚起风后,海边还是挺冷的。

    徐随珠以为这个点,没几个人会来海边玩。

    上回和姑姑、姑父一起钓鱼,不就只有他们一家子嘛。那会儿天还暖和很多呢。

    岂料这回想岔了,后海湾竟然来了好几拨钓鱼的。

    有些是渔场轮休的员工,有些是村里放假的半大孩子。

    好在不熟,徐随珠没去打招呼,挑了个没人的地段,找了几块礁石,盘腿坐下来,脚边搁着水桶。

    没有外人在场,她钓得很是欢快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带能钓到的海鱼大都是常见的海鲈鱼、小石斑、黑鲷、白鲳或是石狗公。

    像上次那么大的西星斑、东星斑和大龙虾,大概真的是走了狗屎运。

    徐随珠盼着能再钓到一回大龙虾,满足一下口腹之欲,于是不停地甩竿、不停地钓。

    水桶倒是越来越满,海风也越来越大,岸边就剩她一个了。

    担心姑姑不放心出来找,决定最后甩一竿就回去。

    结果运气真不错,最后一竿钓上来一只大青蟹……哦,不!是一串大青蟹!

    这是咋回事?

    徐随珠起竿看究竟,猜测是一只青蟹的大螯缠住了鱼线,其他蟹赶来帮忙,结果一只接一只都缠了上去。

    细长的鱼线上,足足缠了十二三只青蟹,个头一个赛一个大,最大那只的蟹壳目测有二十公分,少说有一斤半。

    徐随珠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青蟹可是好东西!

    当地又叫“膏蟹”,素有“海上人参”的美誉。

    青蟹肉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和微量元素,对身体有很好的滋补作用。搁后世,这等肥大的青蟹,少不得卖上天价。

    见水桶快满出来了,没法再装蟹,徐随珠索性这么拎着走。

    蟹的警觉性很高,晃动的时候,不仅不会松开大螯,反而会牢牢钳住,于是就这么被徐随珠一路提回了家。

    徐秀媛刚把兜兜哄熟,准备做晚饭,见侄女钓了这么多渔货回来,惊喜不已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厉害!你姑父闲的时候偶尔也会去钓钓,除了那次的龙虾,后来没见他钓到过三两以上的鱼。”

    徐随珠笑道:“我倒是想学姑父钓个龙虾上来尝尝鲜,可惜蹲半天也没钓到一个。”

    徐秀媛哈哈笑道:“你以为大龙虾那么容易钓啊!要容易的话,人人都去钓了,市场价也不会涨得那么离谱。膏蟹也不错,还一钓钓到这么多,我看别人做蟹笼都抓不了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徐随珠摊手:“这些蟹不是钓上来的,是它们自个缠住了我的鱼线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哎呀这运气除了你也是没谁了。”

    徐秀媛越发高兴,打了盆水,把夹着鱼线的青蟹放到水里,蟹到了水里以为安全了,不再紧紧攥着大螯。一只只从鱼线上自动脱离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你打算怎么弄?要托人捎去省城卖吗?”

    “不卖!我们自己吃。”徐随珠立马说。

    上回的大龙虾没吃着,这回的青蟹说什么都要尝一尝。

    “姑你看这蟹壳,满满都是膏,都顶到壳尖了。”徐随珠抓了只青蟹给她姑看。

    海边人家,几乎人人都知道怎么区分虾蟹的肥瘦。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野生膏蟹,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。这里一共十三只,我们留几只自己吃,剩下的我打算送人。”

    邵教授和吴主编一家送四只,八只就去了。

    剩下五只,自家几口人分分,刚好。

    徐秀媛见她有安排,就不操这心了。拿草绳将青蟹一只只捆好,免得大螯夹人。

    青蟹离了海水,还能存活一段时间,不过也放不了太久。

    徐秀媛拎着捆好的青蟹,挑了几条卖相不错的石斑、海鲈、石狗公,并先前自家做的梭子蟹糊、泥螺、鳗鱼鲞,去渔场冷库讨了点碎冰,铺在上头,然后托次日凌晨送货的工友顺路捎去了省城。

    老郑到省城自然先送渔场的货,送完才往邵家和吴主编的单位捎那两箱海鲜礼。

    事先林国栋请了他一包香烟,很乐意跑这个腿。

    送到邵教授家时,邵教授刚好要出门买菜。

    得知有人送了一箱海鲜过来,很是纳闷,他们家余浦县没亲戚朋友啊,会是谁?

    老郑说:“托我的是老林,林国栋,也是我们渔场的。好像是他侄女让捎的,别的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老郑帮忙把箱子搬进邵教授家,就赶着回去了。

    邵教授拆开箱子一看,活灵活现的四只大青蟹、几条看着十分新鲜的海鱼,这新鲜度绝对是菜市场买不到的。

    尽管省城说起来是沿海城市,但离海着实有些距离,再新鲜的渔货,从海里捕捞上来、到渔场分拣、装箱,再运输到各地单位食堂和农贸市场,起码得两天。

    不说还有一玻璃瓶的梭子蟹糊和一条一米多长的鳗鱼鲞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送的呢?

    “叮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家里的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邵教授捞起话筒接听。

    吴主编爽朗的笑声从那头传来:“老邵,小徐送来的海鲜不错吧?”

    “小徐?哪个小徐?”邵教授一时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就上次带学生来省一高参加英语演讲比赛的徐随珠啊,她家就是余浦县下边的渔村,她姑姑、姑父都是渔场工人,不过送来的这些海鲜八成是他们自己钓的,渔场能卖给他们的都是些剩下货,卖相绝对没有这么好。这事儿她在信里和我提过……我说老姐们,你该不会收了礼,连送礼人是谁都还没搞灵清吧?”

    邵教授松开眉头,笑起来:“原来是那孩子啊!她也太客气了。”</div>